贼退示官吏·并序

作者:元结

【原文赏析】

癸卯岁西原贼入道州,焚烧杀掠,几尽而去。
明年,贼又攻永州破邵,不犯此州边鄙而退。
岂力能制敌欤?盖蒙其伤怜而已。
诸使何为忍苦征敛,故作诗一篇以示官吏。

昔岁逢太平,山林二十年。
泉源在庭户,洞壑当门前。
井税有常期,日晏犹得眠。
忽然遭世变,数岁亲戎旃。
今来典斯郡,山夷又纷然。
城小贼不屠,人贫伤可怜。
是以陷邻境,此州独见全。
使臣将王命,岂不如贼焉。
令彼征敛者,迫之如火煎。
谁能绝人命,以作时世贤。
思欲委符节,引竿自刺船。
将家就鱼麦,归老江湖边。

注解
1、井:即“井田”;
2、井税:这里指赋税。
3、戎旃:军帐。
4、典:治理。
5、委:率。
6、刺船:撑船。
韵译
唐代宗广德元年,西原的贼人攻入道州城,焚烧杀戮掠夺,几乎扫光全城才走。第二年,贼人又攻打永州并占领邵州,却不侵犯道州边境而去。难道道州官兵能有力制敌吗?只是受到贼人哀怜而巳。诸官吏为何如此残忍苦征赋敛?因此作诗一篇给官吏们看看。

我早年遇到了太平世道,在山林中隐居了二十年。清澈的源泉就在家门口,洞穴沟壑横卧在家门前。田租赋税有个固定期限,
日上三竿依然安稳酣眠。忽然间遭遇到世道突变,数年来亲自从军上前线。如今我来治理这个郡县,山中的夷贼又常来扰边。
县城太小夷贼不再屠掠,人民贫穷他们也觉可怜。因此他们攻陷邻县境界,这个道州才能独自保全。使臣们奉皇命来收租税,
难道还不如盗贼的心肝?现在那横征暴敛的官吏。催赋逼税恰如火烧火煎。谁愿意断绝人民的生路,去做时世所称赞的忠贤?
我想辞去道州刺史官职,拿起竹篙自己动手撑船。带领家小去到鱼米之乡,归隐老死在那江湖之边。
评析
这是斥责统治者横征暴敛的诗。诗序交代了历史背景,然后在诗中表现了官吏不顾人民死活,与“夷贼”比较起来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全诗共分四段。前六句为第一段,写昔岁太平日子,生活的安适。七至十四句为第二段,写“今”,写“贼”。对“贼”褒扬。十五至廿句,为第三段,写“今”,写“官”。抨击官吏,不顾丧乱人民之苦,横征暴敛。最后四句为第四段,写自己的心志:宁愿弃官,也不愿做所谓“忠臣、贤臣”。宁愿归隐江湖,洁身自好,也不愿作为帮凶,坑害人民。
诗直陈事实,直抒胸臆,不雕琢矫饰,感情真挚。不染污泥、芳洁自好。